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【13】我们结婚吧(甜车!!!)3700+

作者:孤羽字数:4245更新时间:2021-04-19 23:30:30
  郁锦醒来看到了栗子的消息,她看着房间里的摆设,这里不是她家。
  栗子得知她在苏峥家,立刻来了精神,问她爽不爽。
  郁锦:“说出来我自己也不信,我昨天在他怀里睡了一夜,衣服都没脱。”
  栗子:“c,这么刺激,直接g啊!”
  郁锦:“想多了,我俩啥也没g,嘴都没亲。”
  年少的时候,追求喜欢的人好像就只是一句话的事,现在对于她来却是太难了。
  她环绕苏铮家一圈,没发现有女性出没的痕迹,桌子上给她留了纸条,说是浴室里新的牙刷。
  他的字苍劲有力,比起病历上的字,这个对于郁锦来说,更容易辨识。
  她想在他家跟他来个偶遇的,不巧的是年初一苏铮值班。
  栗子无聊约她看贺岁片,她看得心不在焉,心烦意乱。
  出来时,栗子去卫生间,郁锦碰到了吕芳芳,她的手正挽着男士的胳膊,男士叫着她老婆。
  郁锦疑惑地望了过去,吕芳芳大方地介绍着她的老公。
  郁锦没过脑子直接问了句:“你没和苏铮在一起?!”
  吕芳芳b郁锦更惊讶:“你们还没结婚啊???上次我问苏铮他说你们快了,怎么你今天这么问我?”
  郁锦无法冷静,她也不管吕芳芳老公到底什么表情,直接问:“你什么时候结婚的,你不是喜欢苏铮吗?你和苏铮没准备谈恋爱啊?”
  吕芳芳明白了,郁锦这是在吃醋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让我缓缓。”
  吕芳芳让自己老公去买奶茶,然后给郁锦说了起来。
  “我妈和苏铮他妈是同学,我打小就不喜欢他那样的人,冷得不行,一点情趣也没有。”
  “高中表白是因为我为了气我当时喜欢的人,苏铮头天还让我澄清事实,第二天跟我说不用澄清了,说什么清者自清,我也懒得解释那么多的,所以大家都一直误会我喜欢苏峥了。”
  “我听他说你们在一起很久了,怎么今天突然这么问我?”
  郁锦耳朵里嗡嗡嗡的,她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栗子在身后喊她的名字。
  她回过头说:“我要去找苏铮。”
  *
  郁锦进了医生办公室,看着他站着,文件袋扣在桌面上,气喘吁吁地说:“苏铮,我们结婚吧,我身份证在这。”
  把文件袋里的东西倒出来,她边倒边说:“这是我的银行卡,房本,保险,还有些基金股票…”
  “我们结婚吧。”她正屏住呼吸,身后的投影仪上传开了声音:“小苏,要不你忙?”
  “对,对,你忙…”
  “结婚这事要紧…”
  “恭喜恭喜…”
  郁锦回头看几个老头在屏幕上呵呵的笑着,她老脸一红,想找个地方钻进去。
  果然冲动是魔鬼。
  苏铮捏了捏她的手让她坐下,对着屏幕继续说治疗方案。
  郁锦这才发现办公室的另外一边坐着一排的白大褂,年初一不休息还这么敬业开会啊。
  会议结束,大家都捂着嘴往外走。
  郁锦突然蔫了,像个犯错误的孩子坐在他的工位上。
  苏铮捡起她的房本翻开,薄唇轻启:“结婚?”
  人必须是一鼓作气,气儿一丢就衰了。
  她缓缓抬头,两人视线相对,郁锦心口一跳,连忙撇开视线。
  他又捡起桌面上的身份证看了眼:“这回不是缺个炮友,是缺个老公了?”
  郁锦仰起头解释:“不是,是我想跟你在一起,永远地在一起。”
  苏峥捏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与自己对视,时间似乎静止,他自嘲地冷笑了一下:“永远?你的永远是多远,两年,三年,还是五年,等到你不想玩的时候直接玩人间蒸发是吗?”
  郁锦下颌有点疼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苏峥最见不得她这副样子,赶紧收回了手,把身份证扔在桌子上,转开眼说:“哭什么哭?我也没说你什么啊。”
  郁锦不懂他的意思,却听出了一股子心酸的味道,她抱住他不让他走:“我以后都不会走了,我的所有财产都给你管理,我没有钱能去哪里,以后你养我吧。”
  “郁锦,我已经过了陪你疯陪你闹的年纪,我想要的是安稳。”话落他转身去擦她的眼泪,“别哭了,我现在要去手术室,下午有台手术,你这么哭,我会分心的。”
  郁锦瞬地抬眼,对上他饱含深情的黑眸,喜极而泣,垫脚吻了吻他的唇:“那你是不是就答应我了?”
  苏峥无奈地笑了下,指腹摩挲着她的眼角:“我现在去上手术,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给我一些合理的解释,我不想听到些很无聊的东西。”
  郁锦抓住他的手放在心口:“苏峥,我心跳现在很快。”
  苏峥凝着她的眼睛,俯首含住她的唇,深吻。
  郁锦在苏峥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突然追上他说:“我不哭了,你安心做手术。晚上我带你去见我妈妈。”
  *
  手术一直持续到下午三四点钟才完成,郁锦已经和护士站的小姐姐们聊成一团了。
  郁锦坐在苏峥的副驾驶位置上,吃味地问他是不是有人坐过这个位置了。
  苏峥看了眼她:“你以为我跟你一样?”
  郁锦瘪了瘪嘴,她洁身自好得很好吧。
  她很直白地问他:“你这几年谈恋爱了吗?”
  苏峥眉头拧了拧,蓦地转头看她:“我一直在等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就跟我分开。”
  郁锦静默了几秒后才说:“去看我妈妈再说可以吗?”
  苏峥已经不急于这一时了,四年都等了还有多漫长的等待呢,他本就预备好了一生的等待,没想到四年就让他等到了惊喜。
  苏峥的电话响起了,他很大方地说要去见郁锦的妈妈,通过电话里的声音,郁锦能听出个大概。
  大概就是买点礼物给丈母娘,讨好丈母娘开心,早点商议结婚的事情。
  苏峥淡淡地应了下来,郁锦见他往商场里拐,说道:“别买了,我妈妈她不需要。”
  苏峥却是将车停下,牵着她进了超市,边走边说:“见长辈总归是要带点礼物的。”
  郁锦苦笑了下,不再拦着他了。
  苏峥将礼物搬上楼,郁锦打开了门,房间许久未有人住,积满了灰尘。
  苏峥一进门就看见了遗像,还有个骨灰匣子,他手上的东西落地,错愕地看向她。
  她牵住他的手往遗像边走了过去:“妈妈,我带他来看你了,他确实很优秀,今天下午他还在做手术呢。”
  郁锦在回去的路上告诉他了自己离开的原因,苏峥握住她的手,一句话也没说。
  他带着她回了自己公寓,郁锦以为他还是不高兴,跟着他进门的时候心酸地说道:“我因为你失眠了好久,我天天睡不好觉,这算是对我的惩罚了吧。”
  话刚落,肩膀上多了股力量将她压在了身后的门板上,随即高大的身躯覆上来,熟悉的男性气息融入呼吸里。
  郁锦心头一颤,抬眼,还没启齿,嘴唇就被滚烫的吻封缄。
  她大脑“嗡”地响了下,没反应过来究竟怎么一回事。
  像是要吃了她似的,苏铮吻得又重又热烈,唇舌纠缠住她的用力辗转吮吸,大手探入她衣内,顺着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攀至她的穴口。
  又从她胸罩侧缝里刺入,掌住她一方柔软,修长手指恶劣的夹住她敏感的顶端揉搓,刺激她的感官。
  郁锦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凶猛的攻势,许久未曾接触过男性的身体,软绵绵地靠在他的身上,任由他的唇舌在她口腔里肆无忌惮,他的双手在她身上为所欲为。
  苏铮屈起一条腿挤入她腿间抵在门板上,双手托住她的t稍微用力将她整个人托起。
  全程他一句话都没说,郁锦心慌地搂住他的脖子,感受羽绒服拉链被他拉开,衣服也被撩起,双手被他按在门板上。
  她来不及惊喘,湿热的唇已覆上来,将她所有的声音一口吞并。
  耳边响起金属拉练的摩擦声,修身的贴身的裤子一并脱下。
  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,她禁不住满身轻颤,却在腿间柔软的那处被他膨胀的滚烫物抵住时僵住,险些是屏息期待着身体被贯穿。
  而他却停下来。
  郁锦迷蒙望着他,姣好无暇的酡红小脸满布情欲的痕迹。
  苏铮喉头一动,齿端抵着她柔软的唇瓣发声:“不够,我要惩罚你一辈子。”
  没想到他突然就表白了,郁锦愕然,凝着他情潮暗涌的炽热黑眸看了会,主动收紧揽住他脖颈的手臂,舌尖俏皮的深入他的口腔,用行动回复了他。
  她的主动将他的欲望激起,抵在她湿润入口的勃发亢奋难耐的势如破竹。
  郁锦情不自禁发出一声低吟,身体被有力的撞击顶上落下的同时,急促的呼吸化成一声声让人血液沸腾的娇喘。
  苏铮扣住她的腰在她紧窒的甬道里收放自如,姿态孟浪而狂野的肆意驰骋,恣意享受她的优美。
  两人拥吻着,一路辗转到客厅,郁锦被压入透着一丝凉意的真皮沙发里,相交那处却是火热的。
  苏峥啃咬着她白皙如玉的颈项,双手架起她的双腿下身猛烈的抽动。
  郁锦弓身迎向他的坚挺,绷直了身子承受着他给自己的身体带来的强烈感官,所有的呻吟在他一下重过一下的撞击中支离破碎。
  “啊...苏峥...慢点好不好....苏峥....啊...你别急...”
  模糊中又被他抱起,一阵颠簸后,昏暗的视野突然一片明亮,紧接着身体被他直接压在柔软的床铺上。
  郁锦有些不适应突然的强光照射,本能地闭上眼。
  苏峥却在她耳畔低语:“睁开眼看我。”
  她睁开了眼睛,触及他眸底让她酡颜心跳的欲念,身子忍不住又是一阵轻颤。
  察觉她身体的反映,苏峥恶劣地拧了下她的乳头,随后架起她一条腿让她完全为自己敞开,以便更快更深的进入她身体里。
  太过强烈的快感让郁锦有种即将溺死的预感,偏偏苏峥花样百出地挑弄着她,深埋入她体内的火热顶弄着她的嫩穴的敏感处。
  “以后不许离开我了。”他撞击着,她沉浮着。
  许久未曾做过的身体敏感而紧致,他飞速地在她身体里弛聘,将她送上幸福的顶端,苏峥重喘一声,将滚烫灼热的精液全数喷薄在她的体内。
  郁锦偎入他宽阔的怀抱里倾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,她问他:“这几年真的没有和别人做过吗?”
  身体获得极大满足后闭目假寐的男子闻言耸动了下眉毛,睁开眼睛与她对视:“我跟你不一样。”
  他傲娇的口吻,让郁锦很不愉悦,抗议地用手指戳着他坚实的胸膛。
  “什么叫跟我不一样,我这几年清心寡欲的,连自慰都很少,我都怀疑我不需要性生活了。”
  “嗯,我也没有。”他搪塞的口吻让她觉得无趣,她又说:“很久不做的男人会射得快,你为什么那么久,还不是你一直有性生活?”
  他笑了笑,攫住她下颚在她唇上重重亲一口:“你会自慰,我难道不会?”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  正文到这里应该就算是全部完结了。
  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番外,有的话,我就写。
  没的话就不写了,毕竟这本书对我来说已经凉了。
  番外无非就是写点日常东西。γǔzんаǐωǔ.аsǐа(yuzhaiwu.asia)
  --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