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缘分

作者:我要搞事情字数:4183更新时间:2023-11-24 15:25:06
  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  刘星再次将半空中的鹰酱叫了回来,然后带着众人回到了断桥处,而此时的断桥已经修的差不多了,只需要再用木板进行一番加固就能够试着过河了。
  而之前想要加入车队的那几个年轻人,此时也已经很有眼色的上前帮忙了,并且和一起做事的王武等人相谈甚欢。
  所以当王武看到刘星回来的时候,就立马让自己身边的那人来向刘星问好。
  “校尉大人,多谢你愿意收留我们。”
  这个年轻人非常恭敬的向刘星行了一礼,然后语气诚恳的说道:“在下月明,愿为校尉效犬马之劳。”
  姓月?
  刘星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年轻人,没想到他的姓氏竟然这么特别。
  而在这时,一旁的苗非好像也知道刘星在意外什么,所以就站出来搭话道:“哦?你小子竟然姓月?那你刚刚岂不是在说谎?要知道在如今的新龙帝国,正儿八经姓月的人可能也就不过五百人,因为只有最初拿到了月神碎片的那些人才敢姓月,而这些姓月的人在如今的月山城中,可个个都是能呼风唤雨的存在。”
  原来是这样啊。
  刘星眉头一挑,一下子对面前的月明也来了兴趣,因为按照苗非的说法,这月姓更像是一种专属称号,只有当年得到了月亮碎片的人及其后代才能姓月,这就有点像是现实世界里的上古时期,很多人都是以自己的职位作为姓氏,比如带有“司”字的复姓基本上都是如此!而在西方就更是如此了,比如史密斯就是铁匠,而库克则是厨师,亨特便是猎人。
  所以不管古今中外,最初的大部分姓氏都是来自于职业或地名。
  很显然,月姓也是如此,因为第一批和之后姓月的,基本上都是月亮碎片的管理者,也是如今各个月山城中的“礼部尚书”,专门负责月夜庆典的各种事宜。
  所以刘星也就能够理解苗非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了,因为月明在之前可没有提到自己姓月,而且还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,这很明显是在说谎了,除非他是另有隐情。
  因此刘星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用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看着月明。
  月明作为一个说了谎的年轻人,在这个时候自然是稳不住了,所以连忙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我虽然也姓月,但只能算是旁支中的旁支,平时也就只能在月夜庆典的时候能回本家领一块月饼,然后等到年末的时候再领一笔例钱,最后就没有最后了。”
  “哦,我知道了,你这一支的先祖应该是月华吧?”
  苗非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所以一拍大腿说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就觉得你是在实话实说了。”
  “是啊,月华就是我的太奶奶奶。”
  月明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唉,我的太奶奶也算是一位奇女子,因为我们月家的女婿只有入赘这一条路,而我的太奶奶就硬是要不走寻常路,然后就和我太爷爷私奔了,接着他们就跑去其他地方生活了二十多年。。。之后我太奶奶虽然还是回到了月家,但也只是挂一个名字而已,所以我们这一支就可以说是姓月的月家外人。”
  这不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吗?
  刘星一下子就想到了被称为“赋圣”的司马相如,而关于他最著名的故事就是凤求凰了,也就是他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。
  但是吧,不管是从现代人还是古代人的视角出发,司马相如在当时的做法都很不地道,如果要打一个不太靠谱的比方,那就相当于是一个不骑鬼火的小年轻跑你家吃了个饭,然后就把你的女儿给拐跑了。。。要知道那时的司马相如虽然名气不小,但是多少也有点眼高手低,这也不做,那也不干,所以日子过得比较清贫。
  说好听点这就是褒义的恃才傲物,说难听就是恃才傲物的贬义。
  而且在这之后的当垆卖酒就做的更不地道了,这多少是有点又当又立的感觉,因为司马相如如果想要和卓文君好好过日子的话,以他们夫妻俩的才华而言能走的路有很多,而且都能让他们过上舒服的日子,结果司马相如却选择了弹幕最多的打法,竟然拉着卓文君开一家露天酒吧!
  很显然,明眼人都知道这对夫妻俩这是在向卓文君的父亲,当时的巴蜀巨贾卓王孙逼宫,因为在这次的当垆卖酒事件中最丢人的就是卓王孙了,毕竟司马相如在带着卓文君私奔的时候就已经不要面子了,所以在这个时候也算是死猪不怕开水烫!而卓王孙就不一样了,他在那时的巴蜀地区也算是风云人物,结果现在自己的女儿不仅被一个穷小子给拐走了,还抛头露面的在街头卖酒为生。
  打一个非常不恰当的比方,就是某个大火的偶像跑去跳那种你懂的舞,那么她肯定是会陷入到争议之中,但是她背后的公司就没有什么争议了,因为它能收到的就只有无尽的嘲讽了。
  所以卓王孙就碍于舆论压力,最后就不得不和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和解了,让他们重新回家过上富裕的生活。
  那么问题来了,这个月华是不是拿了司马相如的反转剧本?
  不过刘星又仔细想了想,觉得这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,因为月家只收入赘的女婿,所以这对于月华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,因此她为什么会反其道而行之呢?这就有点不合理了,难道她是被cpu了?
  而且从月明的说法和表情来看,男方的家庭条件应该是不咋样的,毕竟有点能力的家族都不会让自家子弟去当上门女婿,所以刘星还真想不出月华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让自己的后人都成为了月家的局外人。
  看来这又是一个隐藏任务?
  “不管怎么说,你们也算是月家人吧,所以月明你们应该可以。。。”
  清晟的话还没有说完,月明就直接摇头说道:“不可能,因为我家之所以能够回到家谱,在表面上还是月家的一份子,主要还是为了让大家的脸上能挂的住,所以我们在多年之前就已经是表面亲戚了,因此现在让我去找本家求助的话,十有八九是会被敷衍过去!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,我很怀疑本家的那些人会希望我和我的家人在这次的九,呃,总之就是巴不得我们死!”
  刘星默默的点了点头,因为月明的猜测也很合理,毕竟月华的那件事不管是放在如今的那个大家族,肯定都会被按上“家门不幸”的名头,所以按照家丑不可外扬的思路,那么只有这一旁支的成员全部不在了,才能洗脱这份“耻辱”。
  所以刘星也能理解月明为什么会带着自己的家人离开月山城,投奔一个不知道具体情况的甜水镇。
  “唉。”
  清晟叹了一口气,拍了拍月明的肩膀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选择跟着我们回甜水镇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了,因为我们甜水镇可没有这么多的讲究。”
  清晟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了刘星,毕竟车队里的话事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刘星!
  所以刘星如果不答应的话,那么月明一家人也去不了甜水镇。
  当然了,刘星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理由拒绝月明的投奔,因为月明投奔自己的理由也算是合情合理,而且苗非也算是证明了这一点,所以让月明一家成为甜水镇的一份子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  除此之外,还有一句话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所以月明一家多少还是有点家底的,这对于甜水镇而言也算是一种提升,何况这月家和月神也算是有点联系,否则当年得到月亮碎片的也不会是他们,因此月明也是有可能联系上月神的。
  总之就是不亏。
  想到这里,刘星也拍了拍月明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我欢迎你和你的家人加入甜水镇,不过我们还打算参加明天的月夜庆典,所以可能还得再麻烦你们在月山城待一天。”
  月明自然是听出了刘星的话外之音,所以立马说道:“校尉大人,虽然我也不敢保证能让你获得月神大人的赐福,但是我知道月山城里的那些地方是更有可能获得赐福!这也算是我们月家的不传之秘了!”
  还有这种操作的吗?
  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的刘星,就笑呵呵的说道:“如此甚好,如果我能得到月神的赐福,那等回了甜水镇之后,我高低得给你们月家修一座观星楼。”
  月明笑了笑,指着自己的同伴说道:“校尉大人,别的我就不奢望什么了,只希望你能收下我的这些朋友和他们的家人,因为他们家的情况都比较普通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所以只能为甜水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,还请校尉大人多多见谅。”
  刘星摇了摇头,认真的说道:“月明啊,你这就有点多虑了,我们甜水镇可是一视同仁的,只要你有能力为甜水镇做事,那我们可不会考虑这事是大是小,所以你的这些朋友自然是能跟着一起去甜水镇。”
  然后,刘星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问了几句,确定了月明等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。
  就像苗非之前所说的那样,月明等人是跑去月家在梁城的商铺里打杂,只是月明再怎么说也算是月家人,所以他就成了一个高级打杂的,不过他们能赚到的钱也不少,于是就安安心心的待在了梁城。
  但是从这个月月初开始,月明就听说了不少的小道消息,而他在梁城认识的一些朋友也纷纷选择了离开,所以他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,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月家在梁城的负责人,也就是月明的叔叔一改往日对他爱答不理的态度,不仅请他吃了一顿好的,而且还打算对他委以重任,让月明“暂时”代替他在梁城的位置。
  月明可不是傻瓜,所以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叔叔之所以会这么做,无非是想要让自己当这个替罪羊,代替他待在梁城看守月家的产业,如此一来不管是出什么事情,最后背锅的都会是自己。
  于是乎,月明就在当晚叫上了自己的朋友,然后便偷偷摸摸的离开了梁城。
  虽然梁城也是会在天黑之后就关闭城门,但是也只会关上内城的城门,所以待在外城的月明才可以直接离开梁城。
  因此这也是月明要带着家人离开月山城的又一个原因,毕竟他这也算是不告而别,而且还打了自己叔叔的脸。
  而在这一路上,月明等人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,毕竟他们个个都是年轻小伙子,同时还是两手空空的蒙头往前走,身上也不像是能藏钱的样子,毕竟这年头的银钱铜板都挺沉的,而银票虽然很轻便,但是如果被汗水打湿了的话可就兑换不回银子了。
  不过他们还是在路上被人给吓了一跳,而这个吓到他们的也不是别人,正是要去梁城的韩愈!
  当时月明等人打算从河里抓点鱼来当午餐,顺便再洗个澡凉快凉快,结果就看到了一条大鳄鱼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这差点把月明等人都给吓晕了过去,毕竟他们也知道这鳄鱼在水中的战斗力有多强。
  还好在这个时候,韩愈就出来控制住了这条鳄鱼,才没让抓鱼的月明等人被鱼给吃了。
  然后,韩愈为了道歉就请月明等人吃了一顿好的,而在吃饭的时候于雷听说了他们的情况,就直接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,那就是他们如果遇到了刘星的车队,就可以尝试着加入车队前往甜水镇,所以当月明等人看到正在修桥的车队时,便毫不犹豫的上前毛遂自荐。
  这就是缘分啊。
  其实在这之前,刘星就想过月明等人既然是从梁城过来的,那么他们就有可能会遇到去梁城的于雷和韩愈,结果没想到他们还真就遇上了,而且还坐在一起吃了顿饭,最后于雷还让他们加入车队。
  缘分,真的是妙不可言啊。
  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