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八章时间重复

作者:姿歌腿柔字数:4211更新时间:2023-02-21 16:39:54
  “经洗又经晒,经铺又经盖,经拉又经拽,经蹬又经踹……”
  林西子又被一阵喧嚣吵醒。
  杏眼猛地睁开,反应了一会楼下商贩的叫卖声,这是……卖布匹的。
  看了一眼明显也刚苏醒的游佑,爬到窗户一看,街坊小摊贩们摆着食物、动使、冠梳、领抹、缎匹、花朵、玩具等物,应有尽有,小商贩们挑着担子走街串巷,叫卖吃的用的穿的戴的玩的看的。
  ……?
  今天又赶集吗?
  刚一打开房门,“小白!”怀里撞进一团毛茸茸,又感觉到胳膊被一蹬,林西子敏捷地抓住猫后脖颈。“二位对不住,小白太过顽皮好动……”昨天那个翠衣女子又愧疚又感激地向二人道歉。
  “没关系,还挺巧连续两天都撞我怀里。”林西子笑眯眯地把猫还给她,听到林西子的话,翠衣女子疑惑地说“什么连续两天?我们不是第一次见吗?”她不好意思地说“小白太调皮啦。”怕两人是骗子,翠衣女子抱着小白猫急急忙忙离开了。
  “不对劲。”游佑蹙着眉,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怪异。
  林西子和游佑对视一眼,眼里全是郑重。
  昨天明明遇到过她,为什么没有记忆?
  是幻境,还是时间重置了?
  不管是哪种情况,他们都必须抓紧时间找线索,寻找破阵的契机。
  一下楼就有粗布短衫,干净利落的店小二招呼他们。“客官,您们需要点什么?”
  小二说的话和穿的衣服,连脸上的神态都和昨天一模一样,两人心里一沉,都有了猜测。
  靠着昨天干杂活挣来的银钱,向着店小二打探了“城北赵家”的消息。
  “城北赵家的赵老爷可是个好心人呀,”粗布短衫的店小二说话的时候一脸崇敬,与昨天说书人对赵家翻脸不认人的唾骂鄙夷不同。
  “赵老爷之前救过我,我才没被流氓地痞打死。”
  “赵小姐也是很好的人,赵小姐下巴有一颗痣,很有富贵相。一手好书法,常常步粥给穷人,乐善好施。”
  “赵小姐真有这么好?”游佑故意地问。
  店小二黝黑的脸庞显出不悦的神色,“你们听说书摊吧?但是赵家老爷和赵小姐都是很好的人。”便不愿再搭理两人,再问也不搭话了。
  两人想着昨日没看到新娘,这会急急忙忙赶去城北赵家。
  数十里的红妆。
  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,井然有序,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桂花,天空灰蒙蒙的,暖风卷着花香刺得她头直晕。
  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,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官兵,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,比肩继踵,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这洛都城难得一见的婚礼。
  “……好香啊”香的林西子皱眉,香的腻人。
  “姑娘不知道吧,这是张大人给特意为玉莲准备的。”旁边一个路人听到林西子的声音,好心的科普起来。“张大人和玉莲可真是互相照顾呀,还未成婚,张大人便为玉莲采集来整座城的桂花。”
  “是呀是呀,有这样的丈夫恩恩爱爱,可真是有福咯。”身旁一个观看的大娘听见了也是连连附和。
  “玉莲姑娘对张大人也不差呀,要不是她花光了多年攒下的赎身银子救下张大人,还给张大人翻案,哪有张大人今天呀?”
  “是呀听说玉莲还常常为张大人送些吃食,替张大人打点关系,可真体贴入微……”玉莲一个丫鬟这么有钱啊。
  “玉莲姑娘可真是真心真意呀,为了逃出来给张大人送东西,被赵府发现,生生挨了二十大板,还瞒着张大人,还好张大人发现了。”
  林西子不经问道“今日难道是玉莲姑娘和张大人的喜日?”新娘不是赵小姐吗?
  “哦……那不是呀,今天结亲的是赵小姐,”大娘尴尬地笑笑。“只不过赵小姐……”本想继续说,新娘的轿子抬到了身前,大娘呐呐噤了声。听起来……玉莲这个赵家丫鬟,有点怪怪的。
  突然间,抬轿的人踢到石头一个趔趄,轿子陡然颠簸起来。
  恰巧又起了一阵风,那风猖狂肆意地闯进轿中,掀起一角红头盖,看见新娘白生生的下巴。
  林西子和游佑互相望了一眼,这个赵小姐和玉莲,明明是主子丫鬟的关系,却被处处牵着走,不说玉莲卖身契还在赵府,就算被随意打杀都算不得什么,何况赵家惩戒一个出逃给外人送吃食的丫鬟呢?
  城里人都说赵家人背信弃义,德行败坏,受人唾骂,可今天店小二却说赵家高风亮节,赵小姐乐善好施……这里面,张大人又扮演什么角色呢?
  新娘的轿子被抬着走远了,林西子和游佑想上前跟着,却被官兵拦住不让上前。
  天气仍是阴沉沉的,云层翻涌出新鲜的灰,吹响树叶的风笨重凝滞。
  仿佛,仿佛这精心挑选的良辰吉日,就要下一场大雨般。
  还好不是一无所获,再一次因着新郎接新娘下轿,两人近距离看到了新郎。
  新娘很是乖顺地趴在新郎背上,羞得一动不动。他们的婚礼也与两人记忆里不同,似乎少了许多环节,只保留了新郎背新娘进门的环节,听说赵小姐生了重病,所以才连拜堂都需要人搀扶,不少人悄悄议论说赵小姐德行有亏所以糟了天谴。
  林西子和游佑略微蹙眉,看了眼遮得严严实实的新娘,总觉得有古怪。
  新娘盖着红盖头看不清面貌,但观新娘气色不像重病之人,露出来的指尖看起来还有茧子,仔细看发现她的僵硬也并不是因为病重,看起来有一种奇怪的别扭感,行走间十分僵硬,就好像伪装出大家闺秀的样子。
  有又看了眼英姿勃发的新郎,大红色喜服,新郎官笑得十分开怀,却一直有意无意地挡在新娘面前,护着新娘进了洞房,不少宾客连连调笑张大人宠妻。
  又吃了一遍新婚宴,这次两人没急着回客栈。
  而且翻墙进了张府内宅,躲在了墙角。
  院子很大,栽种了很多树木花丛,正好给他们提供遮蔽物。
  没一会便听见两个丫鬟经过。
  “红鸾!小姐呢!小姐去哪了?那个新娘不是小姐对不对?”其中的翠衣丫鬟低低哭泣。
  红衣丫鬟安慰着“小姐不会有事的。”她把翠衣丫鬟抱住轻声安慰。
  接着说“小姐今日早晨便离开了赵府,说不想嫁了,要逃婚。”
  翠衣丫鬟反驳道“亏你我都是小姐的大丫鬟,你怎不知小姐对于这门婚事多么坚定。她怎么会逃婚?”
  “说得对,她怎么会逃婚,”红衣丫鬟抱着她安抚,怀里却抽出一把刀利落捅进翠衣丫鬟胸口,使劲搅拌刀柄造成更大的伤口,另一只手死死捂住翠衣丫鬟的口鼻。“不逃婚,又怎么样呢……”
  半晌,翠衣丫鬟停止了挣扎,佟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  还好林西子两人虽然不能使用灵力神识,但视力仍远超常人,翠衣丫鬟的脸朝向他们……是客栈早上遇到的翠衣女子!追那只白猫的女子!
  脑袋一晕,就要失去了意识,晕倒前林西子看到天色又擦黑了。
  ……
  “经洗又经晒,经铺又经盖,经拉又经拽,经蹬又经踹……”
  林西子又被一阵卖布匹的喧嚣吵醒,杏眼猛地睁开。
  窗户外,街坊小摊贩们摆着食物、动使、冠梳、领抹、缎匹、花朵、玩具等物,应有尽有,小商贩们挑着担子走街串巷,叫卖吃的用的穿的戴的玩的看的。
  ……又是一天。
  两人躺在客栈床上没动。
  “西子,你觉不觉得古怪?”游佑扭头。
  “你也觉得新娘是假的?”林西子叹了口气。
  “嗯。赵小姐一个大家闺秀,怎么会手上起这么多茧子……看新娘今日畏畏缩缩的样子,也不该是赵家嫡女的风范。”
  “我还发现新娘子一直没说过话,一直是张大人在主持今天的婚宴,张大人还一直遮挡着新娘,新娘子有什么不能看的吗,何况盖着盖头!”
  “怕是有古怪。”游佑下结论。
  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,调查赵小姐?”
  游佑否定“怕是不行,赵小姐我们根本没见过,而且如果没猜错,每一次醒来都还是同一天。这样的话我们根本见不到赵小姐,就算见到了也认不出来。只能见到从城北赵家出嫁的假新娘。”
  林西子顿了一下。
  想起来什么,赶忙打开门。
  白猫不出所料地撞进她怀里。
  只不过这一次,她没有把小白还给翠衣女子。
  “你是城北赵小姐的大丫鬟?”林西子笃定地说,虽然是疑问句,却是陈述语气。
  翠衣丫鬟一僵。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 ”转身就想要抢回小白,要走。
  被林西子拦住了。“你如果还想救你家小姐,最后如实回答,如果没猜错,你家小姐出事了!”
  翠衣丫鬟明显急了起来,仍不相信两人,执意要走。
  “红鸾想杀你。”游佑直接说。
  翠衣丫鬟愣住了,回想到红鸾最近的异常,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。
  “你没想错,就是赵小姐的另外一个大丫鬟,红鸾。”少女补充。
  翠衣丫鬟想到红鸾约她今晚见面,又想到之前撞见玉莲那个贱蹄子来找红鸾,和小姐昨晚意味不明的叮嘱,渐渐毛骨悚然。
  “小姐……”翠衣丫鬟似乎明白了什么,双目含泪,终于决定讲出来。“……小姐是洛都城有名的才女,德行上好,心善温柔,而且时常帮助百姓。”
  “张大人和小姐订的是娃娃亲,后来小姐知道和张大人的婚约之后,听说张大人年少有为,俊朗沉稳,便一直暗暗期待着这门婚事。后来张家落难,面临的是株连九族,老爷、老爷不愿意一家老小跟着张家陪葬,便不顾小姐反对要毁了婚约。”翠衣丫鬟双目含泪。
  林西子暗想,其实也没什么毛病,总不能因为守信,非要履行婚约,而赌上一家人的性命。
  “小姐掏出了自己的家底,去帮张大人走动关系,四处打点,花光了所有银子,让张大人境地好很多,后来官府查明真相,还了张家一个清白,还封了张大人为洛都城府君。”翠衣丫鬟说着恨恨骂起来。
  “都是玉莲那个贱蹄子,把小姐的功劳占为己有,还博得一个好名声,恶人全给小姐做了!而张大人和玉莲日久生情,竟要娶玉莲为妻。”
  “老爷因之前退婚一事,心里惭愧,也不愿意再继续结亲,不让小姐再嫁给张大人……可是……张大人又来真心求娶小姐为妻,承诺只是纳玉莲为妾,小姐以为他对自己真有情谊,便动摇了。”
  “今天出嫁的新娘不是赵小姐……”游佑告诉她道。
  翠衣丫鬟大惊失色,“怎么会!”她面色惨白,“自从张大人官位升迁之后,赵家被不停针对,连连倒霉。时下赵家困难重重,需要张家的扶持……”
  “甚至那个男人当着赵家的面和玉莲恩恩爱爱,后来甚至拿老爷夫人要挟小姐嫁给他,想要履行婚约,来博一个大度守信的好名声。小姐无法,只得答应……”
  “赵小姐会不会逃婚了?”游佑试探。
  “小姐不可能会逃婚,她不会拿赵家开玩笑。昨天晚上小姐还告诉我她明天成婚,小白怕是没法带去张家,又不让留在赵家,这才让我带小白去妙安寺,那里的师傅们善心,想来会收养它。不管是小姐内心的意愿,还是赵家的情景,小姐都会嫁给张大人。”翠衣丫鬟低低地落下泪来。
  “后来呢?玉莲挨打又是怎么回事。”林西子问。
  “她自导自演的!玉莲一个赵家奴婢,私偷小姐银钱送给外人!活该打!可惜她惯会装可怜兮兮……”
  自此,许多事都明了了。
  不过……
  新娘确实不是赵小姐。
  根据翠衣丫鬟所说,赵小姐又不会逃婚。那么她就不会自己主动离开,赵小姐是被人逼迫的!那么新娘到底是谁?!
  ……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