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别两宽(大结局)

作者:酥酥核桃字数:2701更新时间:2024-06-11 19:58:31
  在场的气氛十分严肃紧张,洛轻眠感觉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,秦渡见他半天没个结果,急的开口“到底怎么样你说话啊,别老是占便宜。”
  隋祤回头碰了他一下,秦渡忍着心里的焦急耐心等待。其实他们都知道,这个医生是最权威的医生,尤其擅长的领域就是中医,他这把脉……恐怕发现了什么不好的事。
  隋祤的心里有数,为了不让洛轻眠担心和害怕,也只得压抑心里的好奇,等他最终公布的结果。
  “会不会我是得了什么病啊?我身体挺好的啊。除了不太爱吃饭。”
  洛轻眠弱弱开口,想想过去的二十多年,除了受点气和惊吓,倒也不算什么大事,腰疼腿疼更是没有的事。
  “小姐身体好得很,我方才诊脉差点误诊了,抱歉。”
  白大褂收回手,和蔼的对她笑着开口,洛轻眠放下悬着的心,开开心心的走了。
  隋祤看着他愁眉的样子,知道他只是敷衍洛轻眠的说辞,真相还在后面。
  寂静的空间,只剩两人,白大褂正正脸色,“先生,小姐的情况不容乐观,她的心肺几乎是每天都在衰竭,用不了多久……”
  剩下的话,不用明说大家都心知肚明,隋祤心脏猛地一跳。
  “你说什么?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让他们一惊,转头望去,去而复返的洛轻眠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。
  洛轻眠步步紧逼,不容他们思考对策?
  “你们刚才说什么!”
  若不是她突然想起有事问隋祤,还被他们蒙在鼓里。
  “轻眠……”
  洛轻眠提高音量,打断隋祤试图安慰她的话,“我问你们刚才说什么!”
  “我的身体我有必要知道真实情况。”
  白大褂和隋祤交换眼神,沉重的把先前的话再次重复。
  洛轻眠自嘲一笑,心脏衰竭?是不是老天都见不得她好?用这种方式来惩罚她?
  她眼里绝望让隋祤心口一疼,柔声轻哄,“轻眠,跟我们回家吧,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,你别放弃。”
  “回家?”洛轻眠闭上眼睛,周身弥漫着哀戚的绝望。“我哪里还有家?”
  做人像她这么失败的人还真没有。
  她真的很想妈妈。
  “轻眠,想想伯母,想想月儿,想想我……们这些朋友,跟我们回去好不好?”
  隋祤最怕她没了活下去的念头,他好不容易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旁,不是为了失去她的。
  死一般的寂静,洛轻眠两眼无神,良久轻“嗯”一声。
  “可以跟你们回去,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事要办。”
  有些事该了结了。
  隋祤:“好!”只要她肯回去,无论什么,他都答应。
  回国的机票定在三天之后,意思是洛轻眠只有两天的时间。
  纪家别墅外,洛轻眠看着一如往昔的地方,有的只是冷漠和恨意。
  今天,所有的事都该画上句号,妈妈,您在天上好好看着,我会让他们向您磕头赔罪。
  隋祤和秦渡一左一右渡护在她身后,陪她踏入这座二十几年的噩梦。
  乔叔从电脑上看到来人,惊愕的睁大双眼,急忙小跑至客厅,在纪念探耳边低语。
  纪念探温柔宠溺的目光从哑巴身上挪到门口,顿时寒意丛生,却在对上女人双眼时,浑身一僵。哑巴坐在地毯上,顺着他目光看过去,发觉不认识,便扯扯他的裤子。
  纪念探和逐渐走近的洛轻眠对视良久,突然有种慌乱的感觉席卷而来。
  困轻眠先是看他一眼,随后又看向坐在地上的哑巴,待到看清她面容时,瞳孔一缩,等到反应过来自嘲一笑。
  洛轻眠你还真廉价。
  摒弃不该有的思绪,洛轻眠冷冷开口。“纪念探。”
  明明是陌生人,却为何那么熟悉!纪念探还未想明白,就听到自己的名字,而后惊愕的望着眼前陌生的女人。
  怎么会?
  怎么会和轻眠的声音一模一样?
  洛轻眠丝毫不理会他的震惊,自顾自的讲明来意。
  “纪晓和江西雅在哪?”
  若说之前是惊愕的话,那么现在就是惊悚了。
  她是轻眠。
  就这一个念头,足够使纪念探自乱阵脚,他猛地起身,突然裤脚被人拉扯,低头一看是他认为的‘洛轻眠’正不安的望着自己。
  像是突然惊醒,随即一脸慌乱的看向洛轻眠。“轻眠,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
  是不是都跟她无关,她只要纪晓和江西雅。“我问你纪晓和江西雅在哪里。”
  “在公司。”
  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洛轻眠转身就走,连一个余光都没给纪念探。导致他更加慌乱不安,急忙追出去。
  “轻眠,我已经让人去带她们过去了。”
  秦渡熟练的掌握方向盘,使车子驶入主干道。侧头从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两人。他们一早便知晓今天最后目的地是哪。
  闭目养神的洛轻眠幽幽睁开眼,“谢谢。”
  纪念探紧紧跟在她们车后,走了一段路,他也知道目的地是哪了,同时也更加不安,握在方向盘上的手都节骨泛白。
  墓园。
  两辆车几乎是同时抵达,洛轻眠一身冷冽推门下车,她要的人已经被压在墓园门口了。
  “你是谁?抓我们来干什么!念探,快来救我们。”纪晓和江西雅见到纪念探苦苦哀求,奈何他自始至终都没看她们一眼。
  “轻眠,”面对换了个人的困轻眠,纪念探束手无策。
  “带她们上去。”洛轻眠踏入墓园,径直走向她妈妈的墓碑。
  早在纪念探叫出洛轻眠的时候,纪晓和江西雅就知道完了,但任抱着侥幸心理,以为能平安无事。
  奈何她们低估了如今的洛轻眠,她只为复仇而来。
  洛轻眠蹲下身,伸手摩挲着墓碑上笑颜如花的女子,冰冷的眼里泛起淡淡柔光。
  “妈妈,我是眠眠,我变成这样,您是不是不认识我了?不过没关系,我还是我。妈妈,您在天上要仔细看着,今天我把害您的人带来了。”
  说完,起身大步走到纪念面前,粗暴的揪起她头发,直接拖到墓碑前。
  “洛轻眠,你要干什么,放开我。”因为恐惧,纪晓的声音都破了音。
  洛轻眠一脚踢在她腿弯,按着她跪下去,把头按到墓碑前,让她看着上面的女子。
  “纪晓,看到了吗?我妈妈在笑你,笑你用尽心机,还是得向她磕头认错。”说罢,便扯她起来,在让她跪下。
  “这一跪,是你害我妈妈失去清白。”
  扯起,跪下。
  “这一跪,是你害我妈妈背负骂名二十几年,最后天人永隔。”
  扯起,跪下。
  “这一跪,是你死不悔改,企图害她女儿。”
  不知重复了多少次,等洛轻眠松手,纪晓已经半死不活,躺在地上出多进少。
  “妈妈,您放心,害您的人总会得到报应的,她是第一个。”
  洛轻眠笑意晏晏的走到早已被吓得脸色苍白的江西雅面前,挑起她下巴。
  “江西雅,你看到了吗?纪晓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,不过,今天我不会动你,你还可以多活两日。”
  江西雅张张嘴,却早已被吓得失去了语言能力。
  最后就只剩下纪念探了。
  “轻眠……”此刻的纪念探一脸灰白,见识过洛轻眠雷厉风行的手段,他就知道他们不可能了。
  再也不可能了。
  洛轻眠时隔三个月,重新站在自己爱过的人面前,除了平静还是平静,似乎那些爱恨嗔痴早已随着‘洛轻眠’的死去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  “纪念探,你我此后一别两宽,永不再见。”
  擦身而过的他们就像是他们之间的缘分,交错而又错过。(未完待续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